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90章 小姐您真的要帮我吗?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5: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打了半天,原来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这就尴尬了。

  两人对视一会儿,姜宁开口:“楚公子好巧,不知深夜大驾光临到侯府庄子,是有何事?”

  楚云离松开她的手腕,把暗藏的匕首收回去。

  “来找人。”

  “巧了,我也是来找人的!”姜宁收起银针,没想到会在这么不光彩的时候,见到楚云离。他们二人身穿黑衣,面罩遮面,看着就觉得鬼鬼祟祟不怀好意。

  所幸楚云离也好不到哪儿去。

  她至少是进了自家庄子,楚云离可是擅闯他人宅院。

  “既然这样,我们就各自办各自的事吧。”姜宁开口,时间不多,得尽快办完事赶回去才行。

  她眼神示意,让霜月进院子找天生药血的人。

  霜月会意,点点头,用轻功悄然潜进房间里。

  楚云离眼神淡淡,同样给元风使了个眼神,元风迅速进入房间。

  院子里,姜宁和楚云离站着,两人看起来风淡云轻,但一身黑衣,鬼鬼祟祟的模样实在联想不到这是堂堂楚大人和侯府千金。

  姜宁有些好奇,他在找什么人,怎么找到了侯府庄子?

  但是她没有问。

  打探别人的私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她没有问,楚云离却是平静开口:“我找到了脸上带胎记的人。”

  “什么?你找到了?”姜宁扭过头,看向楚云离,“难道那个人就在侯府庄子里?”

  “对。”楚云离点头。

  姜宁惊讶,薛神医找了许久的孙女,竟然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

  ……

  屋子里。

  霜月和元风偷偷潜进一间间屋子,寻找他们要找的人。

  最后走进了最左侧的房间。

  刚踏进房间,霜月就闻见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她对血的气味十分敏感,一下子就闻见了。

  她悄然走进屋,一眼望去,看到了躺在床上沉睡的女子。

  目光向下移,看到女子手上包扎的纱布,纱布渗出点点血迹。

  霜月眯了眯眼,找到了!她就是小姐要找的人!

  “找到了!”

  与此同时,元风眼睛一亮,从窗户里跳进来,他在窗外看到了女子的脸庞,左脸有块红色胎记,正是大人要找的人!

  两人几乎同时走过去,就要把女子带走。

  两人动作一停,看向对方。

  霜月脸色不善,目光冰冷,“这人是我家小姐要找的人。”

  元风咬咬牙,今日他怎么总是跟这个女人对上?他是不是出门忘看黄历了?

  “呵呵,巧了,大人也在找这个女人。”

  两人目光几乎对撞出火花,不甘示弱,都想把女子带走。

  正在气势对撞的时候,躺在床上的人悠悠睁开了眼睛,一脸茫然,看到房里忽然出现两个黑衣人,眼睛瞪得浑圆,“你,你们……”

  “啊!”

  还未等女子惊叫出声,霜月一个手刀劈过去,动作利落。

  之前她就这样劈晕过华莲郡主两次,已经愈发熟练了。

  霜月扛起女子,从窗户跳出来,元风在后面气的跳脚,“是我先发现的!你这个女人,竟敢抢我的功劳……”

  霜月很快把人带到姜宁面前。

  “小姐,此人的掌心有伤口,是刀伤。”

  元风也在后头赶过来,道:“大人,此女脸上有胎记!正是大人要找的那个人!”

  没想到找人还能找到一起。

  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姜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了眼被劈晕过去的女子,道:“先离开这里,出去再说。”

  他们带着被劈晕的女子,悄然离开庄子。

  远离庄子后,霜月把人放下。

  元风打开火折子,凑近过去,照亮女子的脸庞,确认左脸的红色胎记,“大人,没有错。”

  楚云离的目光沉黑,“她就是薛神医的孙女薛秀。江西水患,千里迢迢到京城寻亲,但是没能找到薛神医,反而被卖进了侯府,紧接着被派到了偏远庄子。”

  姜宁看着昏迷不醒的女子,从她身上闻见了淡淡的药草香,甚至鲜血也有特殊气味。

  是天生药血。

  跟前世看到的那人一样。

  姜宁微微眯眼,事情全对上了。

  “我知道她是怎么被派到庄子里的,是姜梦月把她藏了起来。”

  大概是姜梦月发现了此女天生药血,能够医治顾明澜,就动了歪心思,想把功劳占为己有,装作是自己的血,把女子赶到了庄子里。

  女子皱皱眉头,悠悠醒了过来。

  看到一群黑衣人,她脸色发白,浑身发抖,“你们是何人?”

  姜宁拉下面罩,露出脸,同时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给女子看,“你可认得这枚玉佩?”

  女子吓得不轻

  肩膀发颤,不过在看到玉佩的时候,眼睛一亮,“这玉佩……是爷爷的玉佩!”女子抬起脸,看着姜宁,紧张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玉佩的?”

  “我是薛神医的弟子。”

  姜宁没有隐瞒,直接道出身份。

  女子听到薛神医,明显脸色一动,“你认识我爷爷?他在哪儿?”说着,眼眶泛红,欲要落泪。

  姜宁点头,“薛神医一直在寻找你,此刻在京城。”

  “我,我……”

  薛秀又惊又喜,不知所措,她失去了双亲,千里迢迢到京城是来投靠唯一的爷爷的,但是没能找到爷爷,差点饿死街头。

  如今她是侯府的丫鬟,签了卖、身契,已经不是自由身,不能离开去找爷爷了。

  薛秀深深低下头,流下泪水。

  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红着眼眶道:“姑娘,能不能请求您一件事,帮我向爷爷传个口信,说我在这里过得很好……”

  姜宁知道薛秀在顾及什么,道:“放心吧,我会让你和薛神医团聚的。”

  “可是……”

  薛秀脸色难看,她是侯府的奴婢,要是擅自逃离会连累到爷爷。

  姜宁开口:“我是侯府的小姐,会帮你的。”

  “侯府小姐?”薛秀惊讶看着姜宁,上上下下打量,这幅装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侯府千金,再说了……侯府就一位小姐。

  她忽然想起来听到的传,说是侯府刚找回了另一个千金。

  薛秀又惊又喜,“小姐您真的要帮我吗?”

  她这是遇到天大的贵人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