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114章 并没想杀他!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5: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赵氏见状喜极而泣,激动的跪到地上,“感谢老天!感谢老天……”

  薛神医动作利落,刷刷把银针收了起来。

  赵氏上上下下打量赵小顺,问道:“顺儿,真的认得出阿娘吗?”

  赵小顺不再是呆傻的模样,哇哇大哭,“阿娘,顺儿的头好疼啊!”

  薛神医淡淡道:“方才用银针刺激了头脑的经络,会有少许疼痛,过一两个时辰就好了。”

  赵氏连连向薛神医道谢。

  她还以为小儿子要一辈子痴傻了呢。

  赵氏一边感到欣喜,小儿子疯症治好了,一边又无比悲凉,她带着赵小顺回到客栈,找几个人下葬赵大。

  赵大的尸首放了两日,再不下葬,就要臭了。

  乡水镇离京城遥远,乘马车需要整整十日的路程,就算想带赵大的尸首回乡下都不行,只能够在这里下葬。

  赵小顺拉扯赵氏的衣摆,问道:“阿娘,大哥呢?大哥怎么还没回来?”

  赵小顺的疯症治好后,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比如赵大已经死了的事情。

  赵氏抹了一把泪,道:“你大哥先回家了,明日我们也回去。”

  “我不想回去!”

  赵小顺咬着糖人,满嘴粘腻,“这里有大包子吃,还有糖人……”

  赵氏强拉着赵小顺回客栈,整理包袱。

  ……

  姜梦月回到侯府后,准备凑银子给赵氏,赶紧把人送走。

  只有赵氏离开京城了,她才能够安心。

  但是这些日子她小库房里的银子花如流水,让赵家人进京,又给了赵大一笔银子,现银早就见底了,匣子里空荡荡的。

  她从没有过如此捉襟见肘的时候。

  她轻咬下唇,拿出首饰匣子,喊来红珠。

  “小姐,有事要吩咐奴婢吗?”红珠前来,问道。

  姜梦月把首饰匣子推到红珠面前,道:“去把这些换成银票拿过来。”

  “这些是……”

  红珠有些惊讶,这些是金少爷送的首饰,样式精致,市面上仅此一份,就算有银子也买不到,为何要拿出去卖呢?

  姜梦月攥了攥帕子,怒喝道:“让你去就去,说什么废话!”

  “奴婢这就去。”红珠不敢顶嘴,立刻按照吩咐去做事。

  很快,换成了银票拿回来。

  姜梦月拿着银票出门。

  去了客栈,准备把赵氏打发走。

  客栈里,赵氏已经收拾好了包袱,客栈已经容不得他们了,不给好脸色,催促赶紧走。

  客栈老板路过时,往房间门口吐了口唾沫,冷骂晦气。

  姜梦月看到这一幕,压低帷帽,把脸遮挡的严严实实,不让人认出来。

  她推门走进去。

  赵氏闻声扭过头,看见穿着不凡的身影,“姜小姐……”

  姜梦月把荷包扔到桌上,冷声道:“拿着这五百两赶紧走吧!以后莫要再出现在京城,还有管好你的嘴!”

  语气像是打发叫花子一样。

  “是是。”赵氏低声下气回话,姜梦月则趾高气扬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好脸色。

  赵氏不禁心想,当时若是没抱错孩子,她就是村里的姑娘,跟他们没什么不同,有什么可高傲的。

  不过这些话只能是在心里想想,没胆子说出来。

  赵小顺咬着糖葫芦,他吵闹着要吃糖葫芦,赵氏拗不过才给他买了一个。

  一不小心,一颗糖葫芦掉落到地上。

  滚到姜梦月的脚前。

  赵小顺不知道脏,走过去,就要捡起来掉在地上的。

  姜梦月看见脏兮兮的孩子,嫌恶的皱眉,退后一步,“别碰我,脏死了!”

  “顺儿,快过来!”赵氏连忙去拽住赵小顺,不让他靠近姜梦月。

  赵小顺不依不饶,要捡掉在地上的那一颗糖葫芦,“我要捡!糖葫芦,糖葫芦……”说着说着,看着红彤彤的山楂,忽然静下来。

  忽然抬起头,看向姜梦月。

  姜梦月满脸的嫌恶,一点都没有遮掩。

  赵小顺手上的一串糖葫芦啪塔掉到地上,“你推了大哥,大哥流了好多血……大哥倒在地上……”

  赵氏一怔,“顺儿,你说什么?”

  姜梦月也是脸色剧变。

  赵小顺哇哇大哭起来,“你推了大哥!大哥头流了好多血,大哥死了!”

  “是你!你推了大哥!你这个坏女人!”

  赵小顺哭喊着。

  赵氏愣怔住,脑海空白一片,耳边回荡着赵小顺的哭喊。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推了大儿?”

  赵小顺伸手指姜梦月,“是她!是这个坏女人推了大哥,害的大哥流了好多血!”

  赵小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大哥摔倒在地上,头流了好多血,他自己磕破一点皮都很疼,大哥流了那

  么多血,肯定很疼。

  赵氏听着眼睛都红了。

  “是你……”

  怔怔抬起脸,看向姜梦月,“是你推了我儿。”

  姜梦月退后半步,浑身发冷,脊背发寒,脸色也是变得苍白,“我没有!”

  “是你,顺儿躲藏在床底下都看到了!”赵氏没想到竟是姜小姐杀了他的儿子,“为何,为何要杀了我儿?”

  “我没有,我没有……”姜梦月摇头,怔怔回答。

  当时床底下躲藏着人?

  她推死赵大的一幕,被人看到了……

  一股寒意从脚底弥漫,她内心慌乱无措,手发颤起来。

  赵氏瘫坐到地上,泪水滑落,抬起脸质问:“为何要杀我儿?我们辛辛苦苦为你办事,你为何要杀我儿!”

  姜梦月慌乱极了。

  心头唯一的想法就是得赶紧让赵氏闭嘴,此事绝不能传出去!

  要是她杀了赵大的事传出去,她的名声会一落千丈,侯府再无她的一席之地,就算父亲和祖母再疼爱,也不会再容纳她。

  “闭嘴!”

  姜梦月脸色扭曲,恶狠狠道。

  赵氏被姜梦月冰冷的脸色吓得愣住,都忘了哭泣。

  姜梦月咬牙,“我没想杀他的,是他……是他想要轻薄我!”

  “那个畜生喝醉了酒,见到我心生歹意,抓住我的手,想要轻薄我……我推了一下,没想到他没站稳,头撞到了桌上……”

  “全都是他的错!我只不过是轻轻推了一下,并没想杀他!”

  姜梦月抵死不认,急中生智,编出一个理由。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