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131章 是你救的我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5: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庄维感觉浑身有千万只蚂蚁在爬,痒的发狂,开始挠根本忍不住,越挠越痒。

  四皇子看到这一幕,不悦的收回视线,砰的一声把茶杯重重放到桌上。

  “送客。”

  明白四皇子的意思,立刻走过去,把人请出去。

  庄维急了,“四殿下!”他忙着开口喊道,但是实在太痒了,痒到眼睛发红,根本思索不了其他,“殿下……”

  架住他,把他扔到门外,冷冷关上门。

  “殿下……”

  庄维冲过去想要拍门,请求四皇子听他说话。

  “站住!”冷冷看着庄维,手放到腰间的刀柄上,身上散发寒气,要是此人再敢靠近一步,就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庄维感觉要疯了。

  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就差一步……

  只要他跟四皇子表明来意,表现自己的忠诚,就可以乘上四皇子的这条船,但是……啊啊啊!

  但是为何会这么痒!

  痒到他几乎发疯,全身都在痒,头皮发麻!

  他不停的挠着手臂,鲜血渗出来,但依旧是痒到发狂。

  庄管家惊住了,连忙跑过来,阻拦住他,“少爷,您这是……”

  庄维忍受不了,眼睛发红,想要当撕开衣裳。

  “少爷,咱们先回去……”庄管家连忙按压住他,“来人啊!带少爷回去!快!”

  庄维被强行按压进马车里,痒到发狂的同时,忽然想起来女子说过,烈性的药很可能会对身体产生影响。

  “是那个药……是那个烈性药!”

  “把那个女人给我带过来!”庄维咬牙切齿,厉声喊道。

  这个时候,姜宁正在不远处看好戏。

  看到庄维痛苦气急败坏的模样,她的唇角溢起似有似无的微笑。

  她早就提醒过了,后果自负。

  是庄维自己迫不及待咬上了钩。

  庄维没能如愿以偿抱上四皇子的大腿,接下来的走向会如何呢?远在庄子里的姜梦月心愿也要落空了呢。

  好戏也看完了,该回去了。

  “走吧。”

  姜宁淡然转身,喊上霜月离开。

  她转过身的时候,四皇子从酒楼里走出来,坐上马车。

  姜宁看到不远处八宝楼,想了想,道:“买一只烧鸭回去吧。”

  霜月应了一声是,准备去买烧鸭。

  两人正往八宝楼走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惊叫声。

  闹街中马匹狂奔,马车横冲直撞,人们躲都来不及,嘈杂起来。

  正是四皇子乘坐的那辆马车。

  马车恰巧不巧,偏偏向姜宁所在的方向冲撞而来。

  姜宁听到呼啸的风声,脸色微沉,正要使轻功避远,这个时候余光看见街道中间,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摔倒在地上哇哇大哭。

  “我的儿!”孩子他娘脸色煞白,就要冲过去,但已经来不及。

  姜宁不暇思索喊道:“霜月,救人!”

  霜月脸色一凛,使轻功冲过去。

  马车横冲直撞,很快冲到霜月面前,霜月拔出腰间的刀,狠狠刺向发疯的马。

  这匹马已经发疯了,眼睛都是通红的。

  “嘶!”马匹嘶吼,抬起前蹄,横冲直撞,霜月狠狠一刀扎进去,毫不留情刺进死穴,马匹挣扎了两下,无力倒在地上,连带着后面的马车也翻过去。

  姜宁趁机抱起路中间的孩童,把孩子交给妇人。

  妇人流着泪水,紧紧抱住孩子,“多谢姑娘,多谢姑娘!”

  “殿下!”

  “殿下——”

  四皇子身边的们慌乱成一团,他们没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马车翻了。

  “抓住他们!”

  刷刷刷,们拔出刀,把冰冷的刀子抵在姜宁的脖子上。

  另一处霜月也被拦住。

  霜月是可以逃脱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鲜血顺着匕首流下。

  姜宁微皱眉头,她明明是出来看好戏的,却偏偏遇上麻烦事,马匹发疯冲来时,她几乎不暇思索的,命令霜月救孩子。

  不过就算重来一次,她也会选择救孩子。

  马匹不是一般冲撞,而是完完全全发疯了,放任下去,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

  “殿下,殿下……”

  马车里没有动静,斗胆掀开车帘,将四皇子扶出来。

  姜宁顺着目光看过去,看到四皇子脸色苍白,嘴唇发青,眉头微皱,快步走了过去。

  四皇子的情况很不好,昏迷了过去。

  “停下!你想做什么!”侍卫冷喝,冰冷的刀子架在姜宁的脖子上,她毫不畏惧,脸色冷静,似乎全然没在意架在脖子上的刀。

  她走到四皇子身侧,蹲了下来。

  “我是大夫。”她开口。

  她抓住四皇子的手,把了脉,脉象混乱,很是古怪

  “住手!你怎能触碰殿下尊贵的身子!”侍卫冷喝,但是看到女子冰冷凝重的脸色,下不去手,甚至手抖把刀子从她的脖子上挪开了几分。

  一旁霜月冷冷盯着,要是胆敢伤害小姐,就算是四皇子的人,她也不会手软。

  姜宁查看四皇子的外伤,身上没有明显伤势。

  “把他扶起来。”

  她仔仔细细检查他身上有无隐藏的伤口,最后视线落到后脑勺上,手轻轻触碰,摸到了温热的血。“他磕碰到了脑袋。”

  但仅仅磕碰到脑袋,脉象是不会这么混乱的。

  这种迹象……

  姜宁眉头紧皱,不管怎样,得先把四皇子救醒过来才行。

  她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包,从中拿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小心在四皇子的头顶的穴道上扎了一针,先止住血。

  随后拿出金疮药,洒到伤口上。

  手边没有包扎的布,随手从四皇子的衣袍上撕下了一块。

  撕拉——

  四皇子从昏迷中醒来,听到的就是衣裳撕开的声音,有人撕了他的衣裳。

  姜宁给四皇子的头包扎了一圈。

  四皇子睁开眼,迷迷糊糊的景象映入眼中,看到一个容颜精致的女子,特别的是女子一双眸子,始终冷若冰霜,十分冷静。

  侍卫们看到四皇子醒过来,“殿下……”

  “殿下,都是属下的错!没能保护好殿下!”

  姜宁拔下银针,收起来。

  之后看向四皇子:“殿下感觉如何?可有不适的地方?”

  四皇子感觉头脑昏昏沉沉的,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马匹发疯了,马车横冲直撞……紧接着他撞到车框,晕厥了过去。

  “是你救的我?”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