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148章 偏偏你来了就病了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1-07-19 21:05:0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守在门外的老嬷嬷看到姜宁走出来,立刻迎了过去,脸上满是讨好的神色,战战兢兢道:“小姐,您也知道庄子里条件艰苦,我们这些当下人的皮糙肉厚,没什么病……”

  “但是二小姐刚从京城来,娇滴滴的……昨日还好端端的,今日就病了。”

  老嬷嬷战战兢兢,生怕侯府小姐怪罪,“我们可没有蹉跎二小姐,平日好生伺候着呢。”

  姜宁看了一眼老嬷嬷,就知晓是何种性子。

  此地偏院,京城里的侯府管不到这里,天高皇帝远,这里全都是管事嬷嬷一人说了算。姜梦月来到这里应该是吃了不少苦,跟侯府的生活比起来一个天一个地。

  姜宁淡淡的一笑,“我知晓,嬷嬷你辛苦了,这个庄子还需要嬷嬷你多费心思呢。”

  “不敢不敢……”老嬷嬷擦了把冷汗,不敢回话。

  姜宁眼神示意霜月,霜月会意,摘下腰间的钱袋,递给老嬷嬷。

  姜宁道:“这是小意思,嬷嬷收下吧。”

  老嬷嬷看到钱袋子眼前一亮,但很快低下头,不敢去拿,“小姐,这老奴怎么能收下呢……”

  “拿着吧。”姜宁淡淡道。

  霜月把钱袋子塞到老嬷嬷的手里,老嬷嬷掂量钱袋子的重量,一下子激动起来,“多谢小姐,多谢小姐!老奴定会用心做事,一定会好好照顾二小姐!”

  “无需费心,以往怎么照顾的,就继续怎么照顾。”

  老嬷嬷听着淡然的声音,抬起脸,小姐这话的意思是……当看到姜宁的脸色,立刻明白话里的意思。

  她活了大半辈子,要是连这点脸色都看不明白,那白活了。

  老嬷嬷立刻点头哈腰,“老奴知晓了!”

  看来这两位小姐不合啊……

  此番京城来人并不是要接回去二小姐的,老嬷嬷提着的心落下,这样一来就无需担心了。

  姜宁喊上林大夫,打道回京城。

  庄子里的下人们原本内心忐忑,怕会责怪他们照顾二小姐不周,没想到姜小姐一句话都没有,淡然的就回去了。

  由此可以确定,二小姐是完完全全被侯府赶出来了,不可能再回去。

  下人们松了一口气。

  老嬷嬷则是拿了赏银之后,趾高气扬起来,让人熬了一碗驱除风寒的药,端进屋子。

  “二小姐,喝药了。”

  “咳咳!”姜梦月咳嗽着,脸色苍白如纸,见了姜宁之后,因为受到刺激,身体状况变得更加虚弱。

  老嬷嬷端过去汤药,姜梦月看到黑乎乎苦涩的汤药,闻见恶心气味,顿时内心警惕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祛风寒的药,二小姐,快喝药吧。”老嬷嬷的脸色透着不耐烦。

  姜梦月眼睛睁大,充满警惕,祛风寒的药有这么苦吗?这确定是药,而不是毒药?

  “咳咳咳……”

  嗓子干痒,又是一阵咳嗽,感到天旋地转。

  姜梦月看到老嬷嬷一步步走来,嘴角勾起,露出阴冷的笑容,逼她喝药。

  “二小姐,快些喝药吧,趁热喝……”

  姜梦月眼中充满惊恐,连连往后退,“你别过来!我不喝!我不喝药!”

  “二小姐……”老嬷嬷皱眉,感到不耐烦,便走过去,就要强行让姜梦月喝下药,姜梦月死命挣扎,一手打翻药碗。

  “我不喝!你滚!我不喝这个药!”

  砰的一声药碗摔碎,药汁撒了一地。

  老嬷嬷怒了,真是给脸不要脸,气的冷喝:“哟,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侯府二小姐呢,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好心好意熬了一碗汤药拿过来,给摔到地上了,好,这是二小姐自个儿说的,既然这样老奴也不费心了。”

  老嬷嬷转身就走,是二小姐自个儿说不喝药,让她滚的,好啊,她滚的远远的。

  老嬷嬷气的甩袖离开。

  姜梦月蜷缩在床榻上,脸色难看。

  “那是毒药……他们想杀了我……”

  “姜宁,肯定是姜宁那个贱人要杀我!肯定是这样的!”姜梦月发起高烧,浑身滚烫,意识变得不清晰。

  昏迷之际,还喃喃念叨:“我会成为高高在上的四王妃,一定会让你们过得生不如死……”

  ……

  姜宁回了京城,一路上平静无波澜。

  “小姐,快到侯府了。”车夫提醒。

  经过一路的劳顿,总算要回侯府了。

  还未到侯府门口,忽然间马匹剧停,马车晃动,姜宁身形趔趄,头差点没磕到车框上,还是霜月及时拉住,才平安无事。

  姜宁蹙眉,掀开帘子,“发生了何事?怎么突然停下了?”

  “小姐,那个人忽然冲出来,用鞭子抽打了一下。”车夫脸色难看道。

  姜宁顺着目光望去,看见马车前站着一男子,持着鞭子,脸色怒气冲冲。

  是金景修。

  姜

  宁皱了皱眉,金景修,他来侯府做什么?

  金景修看见马车上的人,一脸怒意走过来,“姜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怎能如此心肠歹毒!”

  姜宁看着他,觉得好笑。

  问她是什么意思?她还想反过来问他是何意呢。

  “金少爷,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问才对吧,你持着鞭子行凶,惊到马匹,差点害的翻马车,我倒要问问你,你这是何意!”

  姜宁冷看着金景修,她和他向来不对头,金景修此人不带脑子,满脑子都是讨好姜梦月的想法,前世听了姜梦月的怂恿,没少给她难堪。

  因此她对他一点好感都没有,根本不愿意牵扯上。

  金景修攥紧鞭子走过来,怒气腾腾道:“我都知道了,月儿生病,送去庄子养病了!”

  金夫人和林氏是手帕之交,经常来往,金夫人知晓了姜梦月被送去庄子里的事情,金景修偷听得知了此事。

  “哦,所以呢?”姜宁看着他。

  金景修脸上怒容,“都是因为你对不对!肯定是你嫉妒月儿,做了阴狠歹毒的事,月儿才会生病的!你个毒妇!”

  “要不然好端端的,以往月儿一点事都没有,偏偏你来了之后就重病了,还被送去了庄子里,肯定是你做了什么!”

  金景修眼中充满怒意,冷冷盯着姜宁。

  姜宁听了他的话气的冷笑,真想给他鼓个掌,真不愧是姜梦月的舔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