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263章 想要她的关心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1-09-04 21:19: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日姜宁收到清心茶楼伙计的传话。

  四皇子要见她。

  姜宁有些诧异,前段时间传出四皇子在皇宫里吐血昏迷的消息,这么快就已经好了吗?不,还有可能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病过……

  是四皇子自己装作出来的。

  她的眸子一沉。

  姜宁去了清心茶楼。

  李河宣跟以往看起来没什么变化,一身白衣,洁白如玉,只是脸色苍白了些,看起来有种易碎的感觉。

  李河宣看到她,淡淡一笑,“姜小姐,许久没见了。”

  姜宁点了点头,表示打了个招呼。

  李河宣直直看着她,想要从她的脸色中看出不一样的神色,但是他失望了,姜宁的脸上除了平静还是平静。

  最后苦涩一笑道:“宫里发生的事,姜小姐也应该也听说了,我还以为姜小姐会担心我呢……”

  担心?

  姜宁听说四皇子吐血的时候,心头确实有些惦记,她以为是她的药出问题了。

  但仅仅是惦记而已,远远谈不上担心。

  她为何要担心他?

  姜宁平静道:“我进不去皇宫,殿下的事情,实在帮不上忙。”

  李河宣听到姜宁淡定理智的回答,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弥漫起一丝苦涩,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希望她能够担心他,一点点担心也可以。

  只可惜姜宁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李河宣抚摸茶杯,道:“难道姜小姐就不担心是你的药害了我吗?”

  姜宁一顿,随后道:“在给殿下医治前我就已经说过了,恢复的机会只有两成,在医治的途中可能会导致毒素加重。”

  李河宣听到姜宁微冷的语气,淡笑着安抚:“我并没有怪罪姜小姐的意思,药并没有问题。”

  姜宁淡淡开口,“我对我开出来的方子是有把握的,再说了,只是药浴而已,不会有大反应,如果殿下病情加重,那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是殿下用了其他人的药。”

  姜梦月三番两次来见四皇子,说自己有解药,说不定四皇子用了姜梦月的药呢。

  李河宣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听出来了姜宁在暗指什么,上次他答应见那个称自己有解药女子,只是为了试探姜宁的反应而已,并没有真的想要换个人医治。

  再说了,那个女人手上根本没有解药。

  “姜小姐,我没有找别人医治,上次的那个女人已经打发走了,这些日子我一直按照你的嘱咐,认真做药浴……”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不想让她误会。

  姜宁打断他的话,“殿下误会了,殿下找到更有能力的大夫医治,我怎会做阻拦呢。”

  四皇子找别的神医医治,她还能松一口气。

  李河宣:“……”

  气氛有些尴尬,雅间里空气凝重。

  姜宁面色如常走过去,道:“来都来了,不能白跑一趟,那就给殿下把个脉吧。”毕竟到目前为止四皇子还是她的病人。

  李河宣乖乖伸出手。

  姜宁给他把脉。

  四皇子身上的寒气消散了许多,看来是药浴起了作用。

  如此一来就能确定了,在皇宫里吐血昏迷,是四皇子自己装作出来的,并不是她的药出现了问题。

  “殿下身体恢复的很好。”姜宁收回手,道。

  李河宣看着她,“姜小姐既然知道我的身体状况,那么不问一问在宫里发生了何事吗,为何我会突然吐血昏迷。”

  姜宁表示并不想问。

  就算不问她也能猜出来七七八八。

  此事跟太子和许氏商铺有关联。

  许氏商铺跟倭寇勾结的事情曝光,太子又跟许家有关联,太子为了甩掉这个锅,要找一个替罪羔羊。

  最后选中了身边的四皇子,四皇子是亲弟弟,肯定不能拒绝这个请求,如果四皇子不装病,就要背黑锅了。

  四皇子吐血昏迷,太子无可奈何才找了程家替罪。

  现在一看四皇子有腹黑属性。

  病弱与世无争的皮囊下,心机可多着呢,怪不得姜梦月费尽心思想要抱上四皇子的大腿。

  姜梦月知道未来发生之事,勾搭上了太子,还想办法抱四皇子的大腿,如果不是有理由,她绝不会这么做。

  她前世死的太早,没能看到四皇子的未来。

  现在一看,四皇子可能并不简单。

  在李河宣的注视下,姜宁平静道:“皇宫里的事情我不想多问,那些事并不是我这个小小世家之女能打听的。”

  李河宣又失望了。

  面前的人不仅不关心他,还对他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不禁摸了摸自己下巴,他的样貌长得不难看,女子见了他,都会偷偷羞红脸,不敢直视他。

  他温和有礼,从没做过出格的举动。

  为何姜小姐如此不待见他呢?他有做错什

  .

  -->>

  么吗?

  好像从一开始姜小姐就抱着冷漠疏离的态度,不肯近他一步。

  姜宁平静开口,“殿下,诊脉也诊过了,如果没事的话我先回去了,殿下继续做药浴,等到半月后就可以正式医治了。”

  “好。”李河宣应下。

  姜宁离开茶楼。

  雅间里,李河宣的独自一人坐着,端起茶杯,喝光经冷掉的茶水。

  他出宫之后第一个念头是,给姜小姐解释。

  但是现在……

  他摇了摇头,把心头的苦涩压下去。

  他不需要这种无用的感情。

  过了一会儿,雅间的门敲了敲,有人道:“大人。”

  李河宣声音冷了下来,“进来。”

  男子走进来,道:“按照大人的吩咐,许氏商铺和倭寇那边已经处理好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锦衣卫搜查,也查不到什么。”

  “做得很好。”

  李河宣淡淡开口,语气冰冷,“可惜了,废了许家暗藏已久的棋子,都没能把李轩远拉下水……”

  “不过也不远了,李轩远失去了程家和许家,撑不了太久。”

  他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此时的李河宣完全没了温润如玉,与世无争的样子,身上透着冷意,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谁都不会信,一个病弱到半只脚踏进地府的人,能有如此冰冷气势。

  “退下吧,等我的命令。”

  “是。”护卫应了一声。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