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371章 薛贵妃震惊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1-11-26 16:41: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薛贵妃派的宫女,出宫去四皇子府传话。

  “四殿下,贵妃娘娘派奴婢来传话,说是许久没见到您想念的紧,四殿下若是无事的话,今日就进宫吧。

  ”宫女老老实实传话。

  李河宣坐在紫檀木椅上,手抚摸着茶杯杯沿,没有说话。

  宫女小心抬起了头,瞥见了四皇子的脸,不知道为何今日的四殿下看起来有哪里不同,到底是哪里不同呢……

  下一刻,李河宣抬起了眼。

  宫女急急忙忙低下头,不敢直视他。

  李河宣淡淡回道:“我知晓了。

  ”

  “那奴婢就去回禀给娘娘了。

  ”宫女告退离开。

  李河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青锋出现,皱了皱眉道:“殿下,不能让贵妃娘娘看到您现在的样子啊,要是娘娘知晓,定会对您不利!”

  李河宣放下茶杯,眼底一点点变冷,捏紧了手。

  “隐忍了这么久,当了这么多年的病秧子,是时候用我真正的样子去面见她了。

  ”

  “可是殿下……”青锋担忧。

  “我不可能躲藏一辈子,这一日终会到来的。

  ”李河宣缓缓松开了手,手离开茶杯的瞬间,杯子裂纹蔓延,整个碎裂开来。

  宫女在回宫的路上,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今日的四殿下看起来跟以往不同……

  宫女想着想着脸色微烫,四殿下样貌生的极好,跟贵妃娘娘很像,今日的四殿下似乎更加俊朗了一些。

  ……

  李河宣进了皇宫。

  “见过四殿下。

  ”薛贵妃宫里的人纷纷行礼。

  李河宣目不斜视,径直走进了殿里。

  薛贵妃坐在软塌上,闭着眼,似乎在假寐,一旁宫女在用扇子扇风。

  李河宣直直盯着面前的人,他的母妃,他内心质问过无数次,为何……为何母妃要如此待他?他难道不是亲生的吗,为何母妃只疼爱太子,全然不关心他,甚至还下毒谋害他。

  他怀疑之下,去探查了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结果是亲生的没错。

  他的心更冷了。

  “母妃。

  ”他平静开口,声音毫无波澜,一点感情都没有。

  “嗯,你来了。

  ”

  薛贵妃温声睁开了眼,抬脸看他,看到他的瞬间,眼中闪过惊诧,“你……”

  李河宣的脸色跟常人无异,走路带风,一点也没有病弱的样子。

  薛贵妃惊的坐起了身,睁大眼睛,难以掩饰的震惊。

  李河宣淡淡开口:“母妃,儿子有个好消息告诉母妃,我的病好了,原本以为这病一辈子好不了了,没想到找江湖郎中开了药,吃了半月就好了。

  ”

  说出来的同时,静静看着薛贵妃的反应。

  薛贵妃的脸上一点喜色都没有,反而像见了鬼一样,震惊不可思议,就是没有喜悦。

  亲生儿子的病好了,不替儿子感到开心的,天底下应该只有她一个人。

  “你……你真的好了?”

  “是啊。

  ”李河宣的嘴角勾起冷笑,果然不出他所料,他早就料到薛贵妃会是这种神情。

  若是十年前的话,他还会因为母亲的反应受伤,但是这些年来失望冰封了他的心,现在内心淡然,早就不把面前的人当成母亲看待了。

  不是每个母亲都能当母亲的。

  他的母妃给他下毒,想要他的命,他实在无法将面前的人当做母亲看待,顶多算是跟他有血缘牵扯的人。

  “你……”

  薛贵妃震惊,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前不久还病恹恹半个身子入土的人,现在完好无损站在她面前……

  半月前治好的?这不可能!那种毒绝不可能一朝一夕间就能治好!

  这么说来,这些日子他都是装的?

  薛贵妃很快就想到了其中的事情,脸色冷了下来,冷盯着李河宣。

  李河宣淡淡笑着,“母妃,儿子想单独跟您说说话。

  ”

  薛贵妃脸色冷了下来,摆摆手,让所有下人退下。

  宫女们一一退下,只剩下一个宫女,站在角落,样貌平平无奇,静静站着。

  李河宣抬脸多看了宫女一眼,察觉到什么后,眉头微微皱了皱。

  薛贵妃道:“平儿,你也退下。

  ”

  “是。

  ”宫女这才退下去。

  殿内只剩下了薛贵妃和李河宣两个人,薛贵妃站起身,目光冷冷盯着他,两个人心知肚明,对方隐藏着什么。

  两人久久没有说话。

  好一会儿,李河宣轻笑一声,“母妃不想说点什么吗?”

  薛贵妃冷盯着他,“你都知道了。

  ”

  .

  -->>

  李河宣没有回答,但是脸色很明显。

  薛贵妃捏紧了手,“何时知道的?”

  “很早之前。

  ”李河宣淡淡开口,声音风轻云淡,仿佛说的是今日早膳吃的什么。

  薛贵妃不知道是何种感觉,说内心毫无波动那是假的,心里很复杂,过了片刻,把心头的复杂情绪泯灭,冷笑道:“好啊,我真是养了一头狼崽子!不知不觉就长成了巨狼。

  ”

  李河宣依旧平静望着薛贵妃。

  他问出了压在心底许久的话,“为何?为何要这么对我,我不是你的亲生儿子吗?”

  薛贵妃听到后捏紧了拳头,指节发白。

  “虎毒不食子,就算是凶残的老虎,也懂得护自己的孩子,为何……”李河宣望着薛贵妃,脸色微动。

  薛贵妃死死掐着手,掌心感到刺痛,定然是指甲刺进肉里,受伤了。

  她冷冷开口:“对,你是我的孩子,你是我生出来的,所以我有权决定你的一切!我要你生,你就生,我要你死……”

  “就要死,对吗?”李河宣凄惨的一笑。

  薛贵妃的话一下子噎住,明明可以冷笑着怼他,但是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嗓子干哑的厉害,内心苦涩复杂的感觉弥漫。

  面前的,是她的亲生儿子。

  是她十月怀胎生出来的……

  那又如何?

  他是狗皇帝的儿子!身上流着狗皇帝的血!只要一想到这里,就厌恶的不行,浑身恶寒。

  李河宣垂下了眼。

  他已经得到了答案,母妃从来没有喜欢过他,也许他根本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

  薛贵妃望着面前的人垂下眼,脸色失望的样子,不知道为何心里狠狠地一抽疼。

  眼前的孩子不知不觉就长这么大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