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妃狂虐渣 第432章 被抓走了

小说:摄政王妃狂虐渣 作者:姜宁楚云离 更新时间:2022-01-04 16:46: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宁从屋子里走出来,方才忙乱了一阵子,后背出了汗,现在经过冷风一吹,浑身冰冷起来,手脚止不住的冰冷。

  薛秀被抓走了……

  曾绑走过她的黑衣人,是那群前朝叛党!

  姜宁的脸上充满担忧,她要去一趟楚家,得让护卫把此事传达给楚云离才行。

  夜色如墨,姜宁没有犹豫,准备用轻功偷偷出府。

  “小姐,您要去哪儿?”这时恰巧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春兰,看到姜宁要悄然离开,急忙问道。

  霜月莫名其妙受伤,她的心里很慌,这个时候看到小姐要夜里出门,更是担忧了。

  姜宁做了个禁声的动作,“嘘,我去找楚大人,你不要声张,留在这里照顾霜月,乖乖等我回来。”

  “霜月若是发高烧的话,就给她服用两粒药丸。”说着,递过去装有药丸的瓷瓶。

  春兰紧紧抓住瓷瓶,点了点头,担忧道:“小姐你可要快点回来啊……”

  “嗯。”

  姜宁应了一声,用轻功跳上房顶悄然离开。

  春兰看着自家小姐离去的身影,脸色满是担忧,最后轻咬下唇,走进屋子里去照顾霜月。

  姜宁去了楚家。

  屋子里黑暗,没有点油灯,很明显是楚云离还没有回来。

  藏在暗处保护宅院的暗卫出现,恭敬道:“姜小姐,大人和元风还没有回来,您是有什么事吗?”

  姜宁凝重道:“我要你们传个消息给云离。”

  “阿秀被黑衣人抓走了,抓走她的人是前朝余孽,这么说来的话,薛爷爷可能不是上山采药时出现意外,而是同样被这群人抓走了。”

  暗卫听到后脸色微动,前朝余孽?这可是大消息。

  姜宁看着暗卫,道:“你们立刻去把这个消息告知云离。”

  “是,属下这就去!”暗卫知晓事情的严重,没有耽搁,立刻用暗卫们联络的方式联络元风首领。

  姜宁脸色难看,内心暗暗想着,如此一来的话,可以暂时不用担心薛爷爷和阿秀的性命,前朝余孽绑走他们肯定是有目的的,在达成目的之前,不会杀掉他们两个。

  前朝余孽想要什么?他们怎么会盯上薛神医?

  前朝余孽想要的黑火珠,跟薛神医没有关系啊……

  姜宁紧皱眉头,思索不出来他们的目的。

  “不管怎样……得赶紧救出他们两个才行,那群黑衣人可能会用阿秀来威胁薛爷爷。”

  ……

  另一处。

  昏暗潮湿的地牢里,薛神医佝偻着身子靠坐在墙边。

  拓跋穆冷冷盯着牢笼里的人,冷声道:“不想受罪的话,赶紧乖乖交代出兵符的下落!”

  薛神医抬了抬眼,道:“什么兵符?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你们找错人了!”

  “呵。”拓跋穆冷哼一声,“我知道兵符在你的手上!你是前朝薛家旁支的人,薛家四分五裂时,兵符凑巧落到你的手上!”

  “快说!到底把兵符藏在哪里了!”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薛神医回答,全然没把拓跋穆的话放在心里,上山采药的那日,他就被绑到这个地方了。

  这几日拓跋穆换着法子逼问,想要从薛神医的嘴里撬出来兵符的下落。

  兵符肯定在这个老头手上!

  拓跋穆声音冰寒,语气里满是威胁,“别以为我不会动你,要是不说出兵符的下落,我会一根根切断你的手指!”

  薛神医全然不惧怕,他活到这个岁数已经足够了,就算这群人要杀他,他也不会害怕。

  拓跋穆额头青筋暴起,这个老顽固,不论用什么法子,都没能问出来什么。

  他有想过用残忍的法子,只是薛神医太老,要是严刑逼供的话,可能一下子撑不过去死了,他就没法得到兵符。

  “该死的!”拓跋穆怒骂了一句。

  这时,一个黑衣人走过来,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

  拓跋穆神情舒展开,仿佛听到了好消息,他缓慢走到牢笼前,居高临下看着薛神医。

  “薛神医,你果真不说吗?”

  突如其来的态度转变,让薛神医感到不安,不过就算严刑逼供,他也不会说出兵符的下落。

  “好,那我看你嘴硬到何时!”

  拓跋穆冷声道:“把她带过来。”

  黑衣人应了一声,没过一会儿两个黑衣人押着一女子走来。

  “唔唔……”女子的嘴里塞了布团,脸色惊恐,拼命挣扎,正是薛秀。

  下一刻薛秀就看到了关在牢笼里的薛神医,她身形一僵,回过神来后,眼泪刷的流下,“唔唔……”

  黑衣人扯掉布团,松开了她。

  薛秀一下子跑到牢笼前,紧紧抓着铁栏,喊道:“爷爷!爷爷……”

  薛神医整个人怔住,愣愣看着薛秀,“阿秀?”

  “爷爷,我好担心你,生怕你

  .

  -->>

  出事……太好了,幸好没有事……”薛秀流着泪水,她生怕爷爷在山上发生意外,现在看到爷爷安然无恙的模样,激动的流泪。

  薛神医脸色大变,变得惨白,完全没了方才淡然的模样。

  方才淡然,是因为他早就把生死看淡了,但是阿秀不一样,阿秀是他唯一的孙女,他舍不得孙女吃一点苦。

  “阿秀,你怎么被抓来了!你……”薛神医慌张急躁。

  薛秀边哭边道:“我是来找爷爷你的……”

  薛神医握紧拳头,浑身发抖。

  拓跋穆走过去,站在薛秀的身边冷冷一笑,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

  薛秀浑身一僵,一时之间都不敢哭。

  “薛神医,我最后一次,兵符在哪里?这次你可要好好想想再回答,要是我听到不满意的回答,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了。”

  说着,他狠狠一抓,薛秀的头发被扯的生疼,泪水滑落。

  “别动她!”薛神医下意识喊了出来,语气里充满慌张。

  拓跋穆冷笑着放开了手。

  “兵符在哪儿?”

  薛神医内心挣扎,一个是兵符,一个是他的孙女,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让孙女受一点伤害。

  薛秀身子微微发抖,望着牢笼里的血液神医,“爷爷……”

  拓跋穆冷冷开口:“薛神医,给你十息的考虑时间,要是再不回答,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使了个眼色,两个黑衣人走了过来,拔出腰间的刀子。

  .

  _soso